追愛無障礙:【14】殘酷兒的不殘酷

追愛無障礙:【14】殘酷兒的不殘酷

早年的同志網路世界裡,我曾偶遇一殘障社群家族,是由一位四肢健全的小二哥帶領的殘障同志聚會,也去參加過一次他們在天母麥當勞的聚會。可惜的是,那一次後,我也忘了何以就失聯了,而他們也在同志社群裡消失了。他們之所以沒有繼續在同志圈圈裡出現,是因伴著殘障而來的自卑?抑...
追愛無障礙:【13】大番三溫暖的慾起慾滅

追愛無障礙:【13】大番三溫暖的慾起慾滅

文/殘酷禪 早年,「同志」的身影,在台灣這個社會,還是不容易找尋的!除了傳聞中的新公園和同志三溫暖,真不知要去哪找自己人?剛剛才察覺自己的同性戀身份,青春期卻都已過了十年,未曾有過真正性經驗的自己,那座活的死火山,可不是一次爆發就可以解決的!心裡的慾望,不會隨...
追愛無障礙:【12】真情酷兒的來時路(下)

追愛無障礙:【12】真情酷兒的來時路(下)

文/殘酷禪 《真情酷兒》離開拓峰網的空間後,幸得一好友遊俠的幫忙,買了一空間放上《真情酷兒》,算得上是開始獨立自主了。但想把同志多元文化透過廣播傳送的想法,也因此漸漸在心底萌芽!在這期間,我拉了朋友進來主持節目,即是小龍和阿海主持的《豪爽酷兒》(2002年12...
追愛無障礙:【11】真情酷兒的來時路(上)

追愛無障礙:【11】真情酷兒的來時路(上)

文/殘酷禪 「各位遊客,本公園開放時間到晚上十二點,現在時間快到了!請您準備離園,同時不要忘了自己所帶的東西。謝謝您的合作~」 這是早期新公園午夜十一點到十二點都會播的催人離園的廣播。我把它錄下放進了《真情酷兒》同志廣播節目的片頭開場。這離園的廣播於我有一份特...
追愛無障礙:【10】彩虹人生開始飛翔

追愛無障礙:【10】彩虹人生開始飛翔

文/殘酷禪 如果說,新公園是開啟我同性戀生命的入口,「廣播」就是我人生最美的舞台。 八○年代台灣的解嚴,讓地下電台如雨後春筍般林立。那時我還在報社工作,因喜歡聽廣播(高職時期,就是廣播陪我讀書的),利用工作之餘,去上了非常短暫的廣播理論課程,也同時得知了地下電...
追愛無障礙:【9】慾望原點

追愛無障礙:【9】慾望原點

文/殘酷禪 無論是寒冷的冬天,或是熱得全身汗水的夜晚,都是不到天亮、不會離開黑街或暗巷…..除了追求生理的滿足,更重要的是冀望,因此而得到一個生命中的伴侶…….不管那是一種奢望,或者永不成真的夢。 這夜我常德街駐足,車子就停在面對舊台大的右邊。已是深深的夜,人...
追愛無障礙:【8】在慾望裡 看見自己的殘缺

追愛無障礙:【8】在慾望裡 看見自己的殘缺

文/殘酷禪 很喜歡走在公園裡──有種回到家的感覺。是那種久沒來,就會想念的感覺。漸漸地,把造訪公園的時間從三更半夜,拉到了白天。我的同志王國,去掉了夜的深沉與隔層紗的朦朧感,開始習慣有陽光的照耀,一切變得更加真實。儘管路過的人並不屬於同一王國,我也能坦然地將他...
追愛無障礙:【7】早起的鳥兒有偶像吃

追愛無障礙:【7】早起的鳥兒有偶像吃

文/殘酷禪 夏夜令人悶昏,但即便回家睡到床上,仍難以成眠!心底總有一些慾望,必須得到消解後,才能安然入眠。這幾年下來,成了新公園的打卡族,也花蠻多的時間在新公園外圍流連。我的行動範圍從懷寧街到黑街──常德街,這片區域比暗巷來得大,人比較多,開車族也多很多。只是...
追愛無障礙:【6】公園撲蝴蝶

追愛無障礙:【6】公園撲蝴蝶

文/殘酷禪 走進公園,如果望見涼亭已經有人坐時,我就會難掩一股失望之情──我習慣「隱身」的基地,被人佔去了。柱著枴杖雙手撐起臃腫的身體行動,也是件辛苦事。當有人「佔據」我地盤時,我是不會靠過去的。唯有在週遭先晃晃,眼睛仍一直盯緊著四周,一等發現目標,就用枴杖和...
追愛無障礙:【5】會站壁的豬籠草

追愛無障礙:【5】會站壁的豬籠草

文/殘酷禪 學著走出豬籠草(我的做愛車),活動範圍也從音樂台,逐漸越走越大。然而說實話,擔心因為腳而被拒絕的感覺,是不容易去除的。這也是我這一生永遠都無法躲避的…… 週日晚上的公園人不多,不知是天氣酷熱的關係,還是經過了週末的瘋狂,人們也累了?正也因此,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