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男終結者:【3】答應我!不可以跟他「那個」!

異男終結者:【3】答應我!不可以跟他「那個」!

文/小峰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醒來之後我跟大帥再次碰面都是大夥兒的團體行動,有機會在私下說個體己話,已經是旅遊結束要道別。天氣有點悶,我一屁股坐上開車位置轉開冷氣,而大帥趕在女生們上車前坐上副駕駛座。他的右食指在我手臂上畫圈...
追愛無障礙:【3】我的第一次「車震」經驗

追愛無障礙:【3】我的第一次「車震」經驗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文/殘酷禪 一個夜裡,我車子在暗巷裡停著,因著之前的啟發,即使蚊子很多,我仍恣意的開著左車窗。夏夜酷熱,我衣扣故意少扣了二個,一樣半躺在車椅上。黑壓壓的暗巷裡,只有老舊的路燈微微的暈亮。已是深夜三點多,沒有古書...
H.I.P 塗鴉簿:被遺忘的一角

H.I.P 塗鴉簿:被遺忘的一角

人都怕生病,病了就不舒服!小則偏頭痛流鼻水,吃個藥打個針便可再度活蹦亂跳;嚴重一點的住院開刀、大小手術,以目前的醫學技術,也幾乎都可痊癒,然而,有一種疾病卻是在現今的文明社會中,光是聽到就嚇到,讓人想馬上拔腿就跑,立刻逃離現場,那就是……愛滋病!
異男終結者:【2】誰才是禽獸之白虎變猛虎

異男終結者:【2】誰才是禽獸之白虎變猛虎

文/小峰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自己起了生理反應,有點心虛。我只好使盡吃奶的力氣翻過身去,目前的狀態就是我趴著,至少這樣我勃起不會被大帥發現。但畢竟我們真的都醉了,行動有點吃力。 「靠!學長…你屁股有夠誘人的...
台灣同運現場:那一夜 常德街

台灣同運現場:那一夜 常德街

文/喀飛 1997年7月30日午夜,台北新公園(後改名228紀念公園)關閉後,許多男同志一如以往,轉移到新公園旁、台大醫院舊館前的常德街。 被同志匿稱黑街的這條短短道路,雖然地處台北市中心,卻非交通要道,車流少,夜間有著神秘氣氛。台大醫院舊館的80年老建築,門...
追愛無障礙:【2】泊車在「暗巷」

追愛無障礙:【2】泊車在「暗巷」

文/殘酷禪 每到下班時刻,車門打開,右手才要將剎車檔推到自動檔,左手卻彷彿無法控制方向盤,順著男孩的方向,男孩的味道,自然而然又駛向懷寧街報到…… 那是一種本能吧!不用人啟發就自然知道的本能。這也是每天下班,最期待和快樂的一件事。心好像找到了歸宿。車子停靠在人...
異男終結者:【1】大風吹

異男終結者:【1】大風吹

文/小峰 昨天跟同事一群約16人去清淨農場,男女各半;不知怎麼著,突然有年輕力盛的傢伙提議玩大風吹。天曉得早在22年前大學迎新後,我就沒玩過這遊戲,但經不起他們的半逼迫半哀求,再加上大家都喝了幾瓶,我就真的上場了。 (同事有帥哥,我就是為了他才參加此次的部門旅...
台灣同運現場:總統府的第一面彩虹旗

台灣同運現場:總統府的第一面彩虹旗

文/喀飛 2000年9月4日,時任總統的陳水扁接見了來台參加「台北同玩節—同志論壇」的美國資深同運人士:南‧杭特(Nan Hunter,註1)和麥可.布朗斯基(Michael Bronski,註2),陪同出席的台灣同志社群代表是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王蘋、同志諮詢...
假文青觀察室:1號受不了砲友的7件事

假文青觀察室:1號受不了砲友的7件事

上回的假文青觀察室,揭露了許多0號受不了砲友的事情,深受許多讀者的歡迎。當然酷時代也不能只站在0號的角度,這次我們要替1號發聲一下,看他們最受不了砲友的哪些事,當然這文章也是經由網友匿名問卷調查所統計而成,趕緊來看看是哪些事情吧!
H.I.P 塗鴉簿:報到

H.I.P 塗鴉簿:報到

中午一點半,我來到醫院準備要看牙科,牙科的櫃檯大大的張貼著一張公告“看診順序,以先報到者為優先”,換句話說,先報到的人可以先看,所以我下午一點就到櫃檯排隊,等待報到。 一點半,報到完成後,在候診區等待到兩點,終於輪到我,我被帶到一個小房間,裡面該有的牙科設備都...
追愛無障礙:【1】黑夜王國的召喚

追愛無障礙:【1】黑夜王國的召喚

文/殘酷禪 午夜裡熾熱的空氣,逼出一身汗,同時也逼出體內的自我…… 走出熙攘吵雜的報社,隨著新聞頭條的即將付印,黎明後,社會也將隨之舞動!而我,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打開車門,握著方向盤行駛於南京東路上,街上夜影幢幢,人影也不知遁入何處?很討厭下班後,遍尋不著的人...
酷藝術:法式情色男男畫家 「本篤 普雷沃斯特」

酷藝術:法式情色男男畫家 「本篤 普雷沃斯特」

本篤普雷沃斯特(Benoît Prévot)是法國最著名的同志情色藝術家之一,生長在法國阿登(Ardennes),他畢業於藝術學院,先後在許多平面設計公司與廣告行銷公司工作,之後決定重返校園繼續學習藝術,開始往卡通畫家與插畫家的路邁進。他的創作獨樹一格,充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