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藝術:法式情色男男畫家 「本篤 普雷沃斯特」

酷藝術:法式情色男男畫家 「本篤 普雷沃斯特」

本篤普雷沃斯特(Benoît Prévot)是法國最著名的同志情色藝術家之一,生長在法國阿登(Ardennes),他畢業於藝術學院,先後在許多平面設計公司與廣告行銷公司工作,之後決定重返校園繼續學習藝術,開始往卡通畫家與插畫家的路邁進。他的創作獨樹一格,充滿了...
時尚偶像:勇闖時尚界的花藝同志伴侶「普特南」夫夫

時尚偶像:勇闖時尚界的花藝同志伴侶「普特南」夫夫

俗話說「十個才子九個Gay」,而這九個Gay當中,更有不少人在美的領域發光發熱,無論是服裝設計師、室內設計師、平面設計師等等都可以看到同志的身影。花藝設計的專業領域更是受到許多人重視,從最顯見的婚禮上佈置,到展場的設計都可以看見花藝的美。
H.I.P 塗鴉簿:我是男同志,我的血有毒?

H.I.P 塗鴉簿:我是男同志,我的血有毒?

我是個男同性戀,從高中時期就是固定的捐血者,我知道喝酒及吃藥不可以捐血,也知道需要定期篩檢保護自己,也保護另一半。 99年1月26日公司舉辦了第二次的捐血活動,因為第一次沒參加被同事慘虧「身強體壯的還不去捐血」,加上去年底匿篩結果是陰性,所以想說就挨一針吧,捐...
假文青觀察室:0號受不了砲友的7件事

假文青觀察室:0號受不了砲友的7件事

性愛本該是愉悅的,但是偶爾也會碰到一些尷尬或是讓人生氣的狀況,假文青與酷時代替大家收集、整理網友們約砲經驗中感到不舒服的幾件事情,此篇是以0號受不了的7件事情做主題,一起來看假文青怎麼呈現0號們的憤怒吧!
假文青觀察室:關於愛 知多少

假文青觀察室:關於愛 知多少

大家對於愛滋病的認知有多少呢?永遠搞不懂「空窗期」與「潛伏期」?感染的途徑到底有哪些?假使剛發生了無套,立即能做的補救事情是什麼?這次假文青觀察室,用圖文一次跟你說個明白!
假文青觀察室:同志聊天室的創意暱稱

假文青觀察室:同志聊天室的創意暱稱

大家在同志聊天室時會取什麼暱稱呢?是寫著綽號?還是直接附上身高體重地點呢?相信在聊天室裡,都看過讓人棒腹大笑的暱稱吧!這次假文青觀察室替大家整理幾個讓人難忘的有趣暱稱,一起來看看吧!
H.I.P 塗鴉簿:就醫的恐懼與兩難

H.I.P 塗鴉簿:就醫的恐懼與兩難

2003年發行健保卡之初,與多個社運及愛滋NGO抗爭隱私權疑問,因社會壓力及歧視,爭取到愛滋感染者及精神病患者,不註記在健保卡上。多年後,本以為安然無恙,結果還是被騙了!! 一般小疾病不會去大醫院,一定是在家附近就診,避免不必要的奔波之苦。
酷人物:美國最強家居設計師 「Nate Berkus」奈特伯卡

酷人物:美國最強家居設計師 「Nate Berkus」奈特伯卡

同志的好品味影響著各個領域,光是在時尚界的影響力就不用多說,知名的一線品牌設計師,可以說是十個有九個都是同志擔任。這次要介紹的這位人物,在美國可是只要講到居家生活設計方面,就一定會提到的奈特 伯卡(Nate Berkus),因在歐普拉秀擔任設計達人
單品穿搭:法藍絨格紋襯衫

單品穿搭:法藍絨格紋襯衫

秋冬中最不能錯過的就是法絨襯衫,法蘭絨襯衫就是那種你穿到結婚生子當爺爺都不會退流行的那種實穿單品(當然先提示你身材沒變形),每到秋冬你走到不管是H&M、Zara、NET、佐丹奴、還是UNIQLO絕對都是會出現一整區販賣著各式各樣的花紋款式等你挑選,所以...
假文青觀察室:同志大遊行

假文青觀察室:同志大遊行

10月的最後一個星期六,可說是屬於全亞洲的同志期待的盛事,「台北同志大遊行」,除了台灣的同志朋友們參加之外,不少從香港、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的同志朋友,也會特地在這個週末飛來參加,畢竟這可是全亞洲最盛大的同志遊行。
H.I.P 塗鴉簿:求職經驗

H.I.P 塗鴉簿:求職經驗

我是個愛滋感染者,感染年資八年,跟大家分享曾遭遇過的侵權經驗。   大約五年前左右,我曾在某公司擔任小小的業務主任,雖然只是個業務主任,但我在公司的年資也蠻多年了。就在年底領年終獎金的前夕,公司突然宣布要健康檢查,那時的我不知所措,只好硬著頭皮拿著體檢表至指定...
都會叢林:【2】 UT慾池

都會叢林:【2】 UT慾池

成長過程當中我經常疑問著身為同志,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不過有件事情我倒是很確定,我的朋友沙文,絕對是「幸運」的那一位。除了本身還不錯的身材與秀氣的外表外,更讓人羨慕的是他的爸媽,沙文的性向在家裡就像異性戀一樣自然,從來不需要被討論,更沒有「走出櫃子」這...
H.I.P 塗鴉簿:說不出的秘密

H.I.P 塗鴉簿:說不出的秘密

任職這家公司是在去年二月份。主要負責銷售生鮮農產品與農產加工品,處理客人的疑問與需求,整理內部帳務,工作性質單純,同事間也好相處。 去年十月初,匿篩檢驗陽性後,成為帕斯提一族,在醫療體系定期檢驗,經過三次的抽血追蹤後,於今年六月初開始,進入藥物治療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