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 塗鴉簿:說不出的秘密

Screen Shot 2016-01-16 下午6.18.17

任職這家公司是在去年二月份。主要負責銷售生鮮農產品與農產加工品,處理客人的疑問與需求,整理內部帳務,工作性質單純,同事間也好相處。

去年十月初,匿篩檢驗陽性後,成為帕斯提一族,在醫療體系定期檢驗,經過三次的抽血追蹤後,於今年六月初開始,進入藥物治療階段。

六月初開始服藥,到六月中出現藥物過敏的症狀:暈眩、疲倦、皮膚四肢出現紅疹。出現過敏的那幾天,依舊有上班,所以同事很明顯發現我身體的變化。而公司因為產業的關係,對於吃藥、看醫生等資訊,非常敏感,且資深員工都有些基礎的醫藥知識,故,店長就很注意我的身體狀況。

基於公司文化非常保守,與現階段愛滋汙名化尚未大幅改善,所以我只簡單的說,肝臟有點小毛病,正在吃藥治療。而店長對於這樣含糊的資訊非常不滿意,因此請我更詳細的去詢問醫生,病是怎麼引起的?為什麼服用藥物?服用這藥物會有什麼樣的副作用?這些資訊問完之後,一五一十的說給她聽。

第一次的藥物組合出現過敏狀況後,細心的個管師就先幫忙聯絡醫師作換藥的部分,開了第二次的處方。按照藥物的特性,個管師說第二次的處方不會有外觀上的改變,但可能是個人體質特殊,換藥後的四五天,再度出現紅疹,只是這次時間短暫,卻已對工作投下一枚震撼彈。

起初都以我自己能處理來回應店長,但是主管從關心逐漸變成強硬逼問,往後每隔四到五天,在門市無人的時候,店長就一直逼問我個人的身體狀況。甚至於要提供給她與醫生間的對話,將藥物名稱或藥袋交出,讓她去做其他管道的醫療諮詢。

老實說被逼問的當下,我都是非常傷心且憤怒。傷心於藥物過敏已經夠倒楣,還要因為過敏的症狀,被逼問病情。憤怒於自己很清楚,以目前的工作環境,這個疾病是不會影響同事、顧客,可是在HIV汙名化還沒去除的時候,有些事情是有苦說不出。

七月初,店長甚至於說出,因為我的不坦誠,不願誠實告知,希望我主動離開公司。這段期間內,若身體有些異於平常的狀況,也馬上被主管拿出來小題大作一番。這種狀況持續一個月後,終於我在八月初提出辭呈。這中間許多不合理的狀況,皆有做紀錄,作為後續的處理。

過程固然很難受,但是我想到馬丁‧尼莫拉牧師所寫的那篇文章《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總是要有人站出來說話。後續的部分還在處理,這段期間內也很感謝露德協會的扶持,以及權促會專業又貼心的幫助,只希望藉著更多人的努力,未來帕斯提的朋友們,不會再受到這樣的困擾。

 

註:馬丁·尼莫拉《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http://0rz.tw/xaAi5

當納粹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站出來說話
——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要追殺我
再也沒有人為我說話了

筆者:阿泓

此文摘自「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H.I.P塗鴉簿」系列專欄為收集病友的文章,分享感染者們的心情。若你也是病友,歡迎你投稿至酷時代,藉由這平台抒發你的心情。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