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 塗鴉簿:就醫的恐懼與兩難

Screen Shot 2016-01-16 下午6.21.02

2003年發行健保卡之初,與多個社運及愛滋NGO抗爭隱私權疑問,因社會壓力及歧視,爭取到愛滋感染者及精神病患者,不註記在健保卡上。多年後,本以為安然無恙,結果還是被騙了!!

一般小疾病不會去大醫院,一定是在家附近就診,避免不必要的奔波之苦。

然而,2011年夏天,在家附近診所看個”感冒”,這是很正常又習慣的醫療行為,結果,那一家診所,醫生電腦螢幕會朝著病人,也就是當醫生讀資料時,病人也可以在一旁觀看;那一天,很自然地,我看到電腦直接大辣辣地秀出HIV後天免缺乏症候群的英文及其他疾病。忍住驚慌的心情,醫生問我,你是否感染其他疾病?我怎麼答? 當時這樣的情景,讓人難以招架。

依據我的認識,愛滋感染者有權要求醫生不要註記相關愛滋就醫資料,這是病人的基本權利─隱私,被醫院無端及未告知下放入健保卡中,這是違背醫病關係。回想那幾年我只到某醫學院看診,最有可能註記的就是那裏,很想離開那家醫院,但我知道這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換了另一家,還是會遇到不以病友權益為主的結構性行政疏失。

因此,決定追尋註記原因,也請求權促會協助交涉。每次到某醫院我都聯繫個管師及醫生,要求就醫隱私權。經過多次溝通,才發現這是醫院內部行政問題,註記愛滋是為了方便直接向健保局申請,若是輸入代碼,擔心醫院行政人員無法分辨,就無法申請款項。可是,這只是便利醫院,但不便利病友,也讓病友無端備受就醫壓力。

因為註記的經驗,讓我有一種恐懼心理,萬一"又"註記了,到診所看病"又"被發現了,這壓力好大。一般就醫對我而言變成了很不容易的一件事,但又要解決病痛,在兩難下,感染者要如何生存,我很難想像。

       現在,到某醫院,醫生會使用代碼了。

筆者:張維

此文摘自「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H.I.P塗鴉簿」系列專欄為收集病友的文章,分享感染者們的心情。若你也是病友,歡迎你投稿至酷時代,藉由這平台抒發你的心情。投稿信箱:ageofqueer@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