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一封寄不到的同志情書 戰爭背後的愛情故事

從古到今,同性戀都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同性之間的愛情故事也在世界每個角落發光,今天我們就來看二戰期間,兩名軍人的愛情故事。

美國士兵布萊恩 (Brian Keith) 寫了一封甜美又哀愁的情書,給他在1943年在北非駐兵時遇見並墜入愛河的同袍戴夫 (Dave),文筆優美,字字懇切,讓人讀來不禁掬一把同情淚。這封情書在1953年由同志雜誌首度公開,甚至還被英國樂團Goldfrapp當作題材,寫成了一首歌,目前原信收存在國會圖書館中。

 

親愛的戴夫:

這封信紀念我們的週年,1943年10月27日,當我第一次在北非聽見你開口歌唱,那首歌使我憶起了我此生最歡愉的時光。

我憶起那時軍中康樂隊,用防空氣球做成的簾幕、可可粉罐頭做成的聚光燈、以及一個帥氣的男孩,有著美妙的中音聲線,在卡納斯托一間戲院的開幕夜,我們喝了太多葡萄酒,在歐蘭華美的市立歌劇院中,那些一起演奏興奮的時光,一個誤會,一個在開場合唱曲前在布幕後面的默契。

在「小公雞」酒吧一飲,在「客棧」餐廳用晚餐,一只戒指與承諾。那場表演「第一裝甲隊」:麝香葡萄酒、威士忌、紅酒:有人得要從卡車背到自己睡的帳棚。一夜傾盆大雨,兩名全身濕漉漉的士兵,在非洲平原上唯一的一顆樹下躲雨。一輛借來的法國敞篷車 — 一個溫暖,帶著硫磺味的春天、一片涼爽的地中海、一場熱可樂與口糧的野餐。兩名中尉很懂樂譜,卻不懂我們想要獨處。一個神經質的鋼琴手 — 比賽 — 悲慘的日子與孤寂的夜晚。冷風颼颼的夜晚,我們鑽進劇院的窗,在後台一張小床上用手臂緊緊纏牢彼此 — 醒來發現自己竟然沒被發現,奇蹟一般。馳騁至海上的一處懸崖 — 拍了合影,在串串紫葡萄與枝葉中停留。

我們得知可以回家的欣喜 — 與我們得知我們不能一起回家的悲傷。在非洲夜晚,與世隔絕的海灘,絲絨般鑲著點點繁星的夜空下珍重再見,我站在堤岸上淚眼目送著你,直到護送你的隊伍消失在眼前。

我們曾對彼此發誓回家後要再團聚,但命運無常 — 你再也沒回到家。所以,戴夫,我希望不管你身在何方,這些回憶對你來說,就像對我一樣珍貴。

晚安,祝你好眠。

布萊恩

 

Goldfrapp歌曲"Clay":

圖片翻攝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