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兵日記:【263】耀眼的光

Screen Shot 2016-08-16 下午7.37.18

接著我看到我的某個同學在臉書發文

立法院後門需要人手!

然後是一些文,祈禱著今晚所有人的安全。整個臉書頓時充滿奇怪的氣氛。

『我們只能這樣看著朋友嗎?』我看著手機螢幕,那個看似在現場的朋友毫無音訊。

「等我們放假,再去看看發生什麼吧。」小宇拍拍我。

果然,隔天輔導長說,要我們不要去立法院湊熱鬧。

幾天後的晚上放假,我們就來到了立法院現場。(完全無視輔導長)

除了人山人海,我想不到別的形容詞。四周飄蕩著台灣獨立或是無關的各種旗幟。有人用筆電轉播著現場畫面,現場一片片黃色的布條,到處一片狼藉。
『這個協議,對你們家有受影響嗎?』我問小宇。

「我是有聽說過,但是我家其實算零售業,所以受到的影響比較小。」小宇看著人群。「似乎是服務業的影響比較大。」

現場群眾坐在地上,分食著麵包跟礦泉水,臉上沒有人有笑容。我才發現營區裡的我們,是多麼安詳而和平。我雞皮疙瘩狂起,不知道為什麼,隨時都有想哭的感覺。

「退回服貿!重啟談判!」擴音喇叭沙啞地喊著,所有人抗爭著,到處都是標語跟旗子。鎮暴警察帶著白色安全帽,拿著盾牌排排站在一旁。

「妳們有吃晚餐嗎?」小宇問頭上綁著反服貿布條的女孩。

她搖搖頭。

「妳們都沒吃?」

其他人搖搖頭。

「不行不行,怎麼可以這樣。」小宇瞪大雙眼,感到不可思議,然後轉頭看看我。「我們去買便當OK嗎?」

『可以啊。』我看著大學生們,個個愁眉苦臉地。

「走走,我們一起去買便當。」小宇揮揮手,召集幾個男孩女孩。「你們知道附近哪裡有賣的嗎?」

男女孩們起身,帶領小宇走向學生街的便當店。
我突然再度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好陌生。

我們一路上聊了很多,包含他們來這裡第三天,立法院裡面還有人,其實很多人。

「現場大概有多少人?」小宇問著這些學生。「五百個夠嗎?」

「不好意思內,我們便當大概只剩下一百多份了喔。」阿姨帶著口罩。

我看了看錶,才七點。

「OKOK!那就剩下便當都幫我包起來。」小宇毫不猶豫地翻開皮夾,又是那五千塊。「阿姨,可以刷卡嗎?」

「我們這裡沒有刷卡喔。」兩個阿姨看起來已經忙翻「不好意思喔賣完了。」她們還要開始拒絕其他客人。

『我這邊有一千多。』我說,這是我放假通勤的費用。

「哎又不用不用!走,我們去領錢。」小宇拉著我的手走向便利商店。
大概半小時後,天色已暗,天空下著矇矇細雨。

便當店借我們推車,把大量的便當用紙箱送到現場。沒想到出了營區,我們還是在做一樣的事情——搬東西。一路上,其實這些學生也沒辦法把服貿的來龍去賣講得仔細,但是只要用直覺,就可以知道程序的確出了問題。我們也可以知道,大家是善良的。

「謝謝!」

「對不起,我可以拿嗎?」幾個臉龐出現在我們身邊,看起來很餓。

「可以可以。」

「麻煩你們把推車還回去喔。」小宇跟那幾個男女學生說完,我們說了聲再見。

「我們有請XXX老師為我們說明,這件事情……」遠方傳來廣播。小小的雨中,他們瘋狂地跟我們道謝。

我們卻不懂發生什麼事,只是心疼大家肚子餓而已。

的確,在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之前,沒有理由跟著憤怒。純粹是看到學生們淋著小雨努力的樣子,比我們在營區裡面還要辛苦不知道幾倍。回家的火車上,我們低頭滑著手機,努力想了解這件事。

我看著小宇的側臉,認真地模樣,戴著黑色的帽子。

真的有這種笨蛋。

隨隨便便就想買五百個便當的笨蛋。

算了。就是遇到了,有什麼辦法呢。

 

我跟小宇平常就刷著油漆,完成了牆壁上的四張大圖。我除了取消兩個提早榮譽假以外,沒有其他處分。

這天下午學弟們又抬來一個床架。

學長又在內務櫃上卡入四個名字,聽說兵源短缺,這是最後一批鮮肉小兵。

連長也宣布,一個月後要下基地的消息。

我們四人幫,在營區的時間卻只剩下一個多月。

「所以,曉飛、博宇、江弘、春凱你們四個人雖然不用下基地,但是訓練對你們也有好處。」文樂班長對著隊伍裡頭的我們說著,然後陸續說起了下基地的項目。從引體向上、打靶、大量學科測驗到各種成果驗收。

 

 

「學長好!」

「學長好!」

「學長好!」

三個小兵走進寢室,一個白淨老實、一個頭很大、一個有點胖。
反正拎北已經要退伍了。
看來這些人已經不干我的事了吧。

 

文:皮卡忠

圖:天菜與小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