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爱无障碍:【14】残酷儿的不残酷

追爱无障碍:【14】残酷儿的不残酷

早年的同志网络世界里,我曾偶遇一残障社群家族,是由一位四肢健全的小二哥带领的残障同志聚会,也去参加过一次他们在天母麦当劳的聚会。可惜的是,那一次后,我也忘了何以就失联了,而他们也在同志社群里消失了。他们之所以没有继续在同志圈圈里出现,是因伴着残障而来的自卑?抑...
追爱无障碍:【13】大番三温暖的欲起欲灭

追爱无障碍:【13】大番三温暖的欲起欲灭

文/残酷禅 早年,“同志”的身影,在台湾这个社会,还是不容易找寻的!除了传闻中的新公园和同志三温暖,真不知要去哪找自己人?刚刚才察觉自己的同性恋身份,青春期却都已过了十年,未曾有过真正性经验的自己,那座活的死火山,可不是一次爆发就可以解决的!心里的欲望,不会随...
追爱无障碍:【12】真情酷儿的来时路(下)

追爱无障碍:【12】真情酷儿的来时路(下)

文/残酷禅 《真情酷儿》离开拓峰网的空间后,幸得一好友游侠的帮忙,买了一空间放上《真情酷儿》,算得上是开始独立自主了。但想把同志多元文化透过广播传送的想法,也因此渐渐在心底萌芽!在这期间,我拉了朋友进来主持节目,即是小龙和阿海主持的《豪爽酷儿》(2002年12...
追爱无障碍:【11】真情酷儿的来时路(上)

追爱无障碍:【11】真情酷儿的来时路(上)

文/残酷禅 “各位游客,本公园开放时间到晚上十二点,现在时间快到了!请您准备离园,同时不要忘了自己所带的东西。谢谢您的合作~” 这是早期新公园午夜十一点到十二点都会播的催人离园的广播。我把它录下放进了《真情酷儿》同志广播节目的片头开场。这离园的广播于我有一份特...
追爱无障碍:【10】彩虹人生开始飞翔

追爱无障碍:【10】彩虹人生开始飞翔

文/残酷禅 如果说,新公园是开启我同性恋生命的入口,“广播”就是我人生最美的舞台。 八○年代台湾的解严,让地下电台如雨后春笋般林立。那时我还在报社工作,因喜欢听广播(高职时期,就是广播陪我读书的),利用工作之余,去上了非常短暂的广播理论课程,也同时得知了地下电...
追爱无障碍:【9】欲望原点

追爱无障碍:【9】欲望原点

文/残酷禅 无论是寒冷的冬天,或是热得全身汗水的夜晚,都是不到天亮、不会离开黑街或暗巷…..除了追求生理的满足,更重要的是冀望,因此而得到一个生命中的伴侣…….不管那是一种奢望,或者永不成真的梦。 这夜我常德街驻足,车子就停在面对旧台大的右边。已是深深的夜,人...
追爱无障碍:【8】在欲望里 看见自己的残缺

追爱无障碍:【8】在欲望里 看见自己的残缺

文/残酷禅 很喜欢走在公园里──有种回到家的感觉。是那种久没来,就会想念的感觉。渐渐地,把造访公园的时间从三更半夜,拉到了白天。我的同志王国,去掉了夜的深沉与隔层纱的朦胧感,开始习惯有阳光的照耀,一切变得更加真实。尽管路过的人并不属于同一王国,我也能坦然地将他...
追爱无障碍:【7】早起的鸟儿有偶像吃

追爱无障碍:【7】早起的鸟儿有偶像吃

文/残酷禅 夏夜令人闷昏,但即便回家睡到床上,仍难以成眠!心底总有一些欲望,必须得到消解后,才能安然入眠。这几年下来,成了新公园的打卡族,也花蛮多的时间在新公园外围流连。我的行动范围从怀宁街到黑街──常德街,这片区域比暗巷来得大,人比较多,开车族也多很多。只是...
追爱无障碍:【6】公园扑蝴蝶

追爱无障碍:【6】公园扑蝴蝶

文/残酷禅 走进公园,如果望见凉亭已经有人坐时,我就会难掩一股失望之情──我习惯“隐身”的基地,被人占去了。柱著枴杖双手撑起臃肿的身体行动,也是件辛苦事。当有人“占据”我地盘时,我是不会靠过去的。唯有在周遭先晃晃,眼睛仍一直盯紧著四周,一等发现目标,就用枴杖和...
追爱无障碍:【5】会站壁的猪笼草

追爱无障碍:【5】会站壁的猪笼草

文/残酷禅 学着走出猪笼草(我的做爱车),活动范围也从音乐台,逐渐越走越大。然而说实话,担心因为脚而被拒绝的感觉,是不容易去除的。这也是我这一生永远都无法躲避的…… 周日晚上的公园人不多,不知是天气酷热的关系,还是经过了周末的疯狂,人们也累了?正也因此,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