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 涂鸦簿:那一天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走在路上跌倒了

Screen Shot 2016-01-16 下午6.22.04


那一天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走在路上跌倒了

我们忍着痛忍着眼泪忍着等红灯变绿灯

那一天我和我男朋友一起走在路上跌倒了

我们看着路人甲路人乙鞋子一双双的继续走着

 

我们坐在路旁等著喔医喔医的救护车

我们的伤口都好刺眼,让医生和护士几乎张不开眼睛

他们说他们认得这个伤,有这个伤口的人都被载走了

我和我男朋友好死不死正好有一样的伤口,长得像梁祝坟里飞出来的蝴蝶

长得像是上辈子来投胎的印记

 

我以为我们会被送往同一间医院,但是却没有

救护车里面跑出来一群律师团,拿着一本镶金的三民主义

说我男朋友是外国人,有这样的伤是违法的

有违法的伤不能待在台湾。

不顾我们淌著血呀泪呀

他们用飞机把我男朋友送走了,留下我自己独自一人在台湾淌著血呀泪呀

 

结果好险有skype

我每天晚上都对着冷冷的萤幕,问我男朋友的伤口还疼不疼

然后对照我们的伤口形状是否还是一样

几乎就像镜子反射出来的那样

感动得两个人又继续哭呀哭呀

而我们的伤口

飞呀飞呀

笔者:斯林

此文摘自“爱滋感染者权益促进会”

“H.I.P涂鸦簿”系列专栏为收集病友的文章,分享感染者们的心情。若你也是病友,欢迎你投稿至酷时代,借由这平台抒发你的心情。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