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 塗鴉簿:一樣錯,兩樣情

H.I.P 塗鴉簿:一樣錯,兩樣情

我本身因為施用毒品共用針頭而感染HIV,得知這個消息的時間是在93年初進入台中監獄時抽血檢驗到的。當時有關這方面的訊息完全沒有,對於HIV這個名詞也相當陌生,所以得知自己感染的當下,除了晴天霹靂之外,還有烏雲密佈可以形容。無論如何事實還是要去面對,但,如何面對...
H.I.P 塗鴉簿:HIV教我的事

H.I.P 塗鴉簿:HIV教我的事

今年25歲的我,不知不覺已經帶原HIV快三年了這三年來的心情一直很想跟大家分享但礙於台灣對於AIDS的恐慌,帶原者寧願獨自在黑暗中活著,也不願公諸於世好像說漏了什麼就成為這個社會;甚至是圈內一個異數存在因此總是欠缺一個動力來告訴大家一些該有的資訊關於專業的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