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兵日記:番外特輯【4】三人行

Screen Shot 2016-08-16 下午7.37.18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這個晚上,金項鍊、翹唇班長們都去外膳宿釣蝦,留下秦天班長值星,還有幾個女班長在辦公室聊天。這儼然是一個極度鬆散的留守夜晚,小宇跟我在吸煙區喝著同一罐麥香綠茶。

「嘩!!找到你們了。」秦天突然跳出來嚇人。「欸我好無聊喔,你們等一下過來陪我啦。」

『你很幼稚欸。』我們都被他嚇到,綠茶都快吐出來。

「來咩來咩,我去等你們喔。」他大拇指比著他身後的士官寢,跟小宇示意。

小宇哼了一聲。

『你不開心可以不用喔。』

「走!看他能弄出什麼把戲!」小宇起身,露出一個詭異的表情。「但是你跟他,no kiss。」

『笨蛋,那你也是。』我親上小宇的唇,我們一起牽手走到士官寢。

「當然,拜託吼。」

『哈囉?』我在沙門外喊著。

「進來啊——」秦天威武的聲音。

一開門。沙發上躺著一個滑手機的男人,穿著軍綠內衣跟迷彩褲。他跳起來跟我們介紹說可以洗澡。

「你們洗澡可以用我的沐浴乳。」秦天指著那罐黑色的方形容器。

三個隔間的坐式馬桶隔間都很大間,而且都有蓮蓬頭可以淋浴。

「看來,班長們都過的……滿那個的喔?」小宇故意瞪秦天一眼。

「我也不知道會這麼方便啊。」秦天摸摸鼻子。

 

我跟小宇洗完了澡出來,看到桌上放著一整箱的台啤。

『大哥,你這樣會不會太囂張。』

「什麼大哥,我年紀比你小欸,哈哈。」秦天噗呲一聲打開啤酒,倒進塑膠杯裡遞給我。

『真的假的。』我看著他世故的儀態,高壯的身材,覺得不可置信。

「謝謝,我不喜歡喝台啤,你們喝就好。」小宇擋住他的啤酒。

我們聊了好多,包含秦天因為老爸的關係從基層做起,他爸是軍中高層。我們也聊了我跟小宇是怎麼認識,小宇從愛吃醋到放下一切的過程。

殊不知,秦天就像根本不會醉一樣,我已經靠在小宇身上覺得全身解放。

「不要再喝了,我幫他喝。」小宇搶走我的酒杯。

「欸,你們情侶要用餵的,你要餵他喝。」秦天指著我,要我餵小宇。然後他走到門旁邊,把士官寢鎖上。

我喝了一口啤酒,面對帥到不行的小宇,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幹嘛,居然這麼不要臉。

小宇笑著搖搖頭,拿我沒辦法。

他高挺的鼻子抵著我,粉嫩的嘴脣湊過來,接吻之中將我嘴裡的啤酒一口一口吞掉。

「哇賽,好好看喔,再來。」秦天又把我杯子倒滿,自己又乾杯。

太不甘心了,我們怎麼可能兩個人輸一個人?我只好繼續親上柔嫩的唇,餵小宇喝酒。

直到那一口,我聞著男人的鼻息,一點都不想放開,將舌頭深入了小宇的唇。

好喜歡,好喜歡每次都這樣保護我的笨笨。

小宇回吻我,我們舌頭交纏著,我們解開彼此的迷彩服。

「啊……」秦天性感的氣音,卻從旁邊傳來。

我餘光看到秦天那根光滑爆滿青筋的大肉棒,從迷彩褲探出頭來。班長居然自己在旁邊打槍。

 

但是我只想跟眼前的男友親熱,他身上散發迷人的男人味,我摸著他身上堅硬的各塊結實的肌群。

既然班長都露了,我們也沒辦法再克制,我們拉開拉鏈幫彼此的大肉棒套弄著。

雖然班長的更大,但是我其實。

 

「你們到我床上做好不好?」秦天迷濛著雙眼站起身。「我想要你們的汗水粘在我的床上。」

『幹……班長好變態喔。』

只看到那宥勝的模樣挑了挑眉毛。

我們到了其中一個下鋪,脫掉內褲跪在床上。小宇從身後抱住我,那腫脹的龜頭頂著我的後庭。我轉身一邊接吻,小宇一邊吐了口水,用潮濕的肉棒按摩著我的肉穴,一手摳著我的乳頭。

我全身發燙,任由那龜頭慢慢頂入我的體內。

 

『幹……好大……』我摸著小宇嫩嫩的臉頰。

用背部感受著那兩塊胸肌壓著我,用肛門感受著他那六塊腹肌使著力。

「寶貝……的體內好燙。」小宇緊緊抱著我。

 

帥班長全身光溜溜地躺到我面前的床上。

「你……?」

那根大肉棒在我面前淫蕩地流汁晃著,帥班長自己張開腿在我面前打槍。

我被小宇頂入,硬到不行的屌直直朝著帥班長的臉。

「幹……好色噢……」秦天自己把棉被墊在他的腰下,讓他的屁眼就在我的馬眼面前。

我朝後無法自拔地親著小宇,用盡全力讓我的男人進入我。

卻感覺到什麼東西磨蹭著我的龜頭。

 

往前一看,才發現秦天將我的龜頭下壓,調整到他那光滑白嫩的小肉穴前,讓我頂著他。

「不行……要戴……」我一後退,便讓小宇的肉棒插得更深,快感令我擠出一條透明汁液。「不能直接來。」

「沒關係……我想直接讓飛飛插…拜託。」秦天又握著我都是黏液的陰莖,將我的黏液塞入他那如一塊錢幣孔的小穴。

班長全身光亮的胸腹肌,散發著他獨有性感的氣息,我摸摸他帥氣發燙的臉,那兩槓濃眉皺著,眼神苦苦哀求我直接進去。
幹,好想直接幹他。

 

但是不行。

 

 

「不行……呼……呼……快給我。」我跟小宇伸手。

小宇神智不清地咬著我的脖子,吸吮著我的體味,一邊從旁邊褲子口袋摸出一個保險套。然後是用力一幹,我下體一陣酥麻。

「啊……」我往後一仰,又是一灘液體射到了秦天的屁眼上。

 

文:皮卡忠

圖:天菜與小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