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兵日記:番外特輯【3】班長別脫了

Screen Shot 2016-08-16 下午7.37.18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自從營區來了一個猛男秦天上士班長之後,整個營區都陷入歡樂的氣息。

因為這陽光的班長總是有說有笑逗所有人開心。

女班長花枝亂顫、男班長稱兄道弟,甚至連義務役都被他的無厘頭收買。

 

但是我跟小宇,看到他就是能避就避開,因為他來的第一天,就在考驗我跟小宇的底線。

凌晨一點,我走到辦公室,看到那個安全士官正在玩手機。

「班長我要上哨了。」我穿著防彈背心。

「飛飛,等你好久了欸。」他拍拍寬闊的肩膀,立刻站起身,露出陽光的笑容。「對不起啦,我那天太衝動了,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現在還好吧。』

「可是,你願意給我一次機會嗎?」他調整著我的防彈背心。

『不行吧,我已經有男友了,他正在哨上。』

 

「我知道啊。」他看了一下周遭,知道我們在沒有攝影機的角落,然後把薄唇湊到我的耳朵旁,發出低沈沙啞的聲音,極度性感。「我願意為你們做任何事,讓我跟你們在一起好不好?……不要說出去噢。」

我往後一彈,看著他白淨剛正的臉蛋。這是那個,在我們面前整隊,英姿煥發的班長嗎?那個還沒到部隊,女班長就一直在辦公室討論整整三天的班長嗎?
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好,那你現在不要煩我,帶我上哨。』我拍拍他的臉。

「是!飛飛主人!」他笑著立正站好,對我敬禮。

怎麼辦。

這個秦天班長好像,有點可愛?

他調整帽子,跟我一起走到哨上,看到哨所有一個平躺著的人。

色凱整個人平躺在哨上睡著。

「噗嘶!」對面拿著槍的小宇怎麼打暗示,色凱就是沒有醒。

「衛哨交接!」秦天一喊。

「衛哨交接!」小宇在對面持槍警戒。

色凱卻只用起伏的肚子傳出打呼聲。

秦天班長朝色凱了懶趴用力一抓。

「哇靠!」色凱彈起身,趕緊帶起鋼盔。

「你們這個單位會不會太誇張?」秦天叉著腰故意臭著臉,還是有著班長的樣子。

「對不起對不起!」色凱立刻拿著簿冊走下來,被猛男班長送走。

我站到哨上,幫簿冊簽名,一邊跟小宇聊天。

『不知道這個班長怎麼搞的欸,他說要跟我們在一起。』我在第一本簿冊上簽名。

「呃……」小宇在對面,發出我不懂的猶豫聲音。

『他說願意為我們做任何事欸,你相信嗎?』我抬起頭,看著對面的小宇。

只看到小宇搖搖頭,眼睛直直盯著我的右手邊。

我看了一下那個方向,發現秦天班長在我腳旁邊。

『啊啊啊!』我跳起來。

「你真的幫我傳達了啊,不錯噢。」他笑嘻嘻地看著我。

『你自己叫我問的啊!』我關上哨所的燈。

「對啊。」

「真的嗎?」小宇瞪著他。

「你們可以試試?」秦天班長閉上一邊單單的眼皮。

小宇示意給我試。

『好啊。』我在黑暗之中摸摸下巴,看著他高壯的體態:『不然你在這裡脫光衣服。』

「飛飛想看嗎?」秦天班長看了一下周遭。
『對啊。』

「真的是吼——愛到卡慘死。」秦天解開上衣第一個釦子。

一排釦子解開,他脫下迷彩衣放到我的腳邊,剩下軍綠內衣。
我卻擔心的要死,不斷看著旁邊的連長室,雖然是半夜一點,但還是好怕連長突然無聊走出來。

他雙手拉起內衣,一陣性感的薯條肉味噴出,他的兩塊裝甲般的方形胸肌,八塊腹肌在我面前展露無遺,粗壯棱角分明的手臂讓我不禁捂起了嘴。

「我只會為了你們這樣做喔。」他解開皮帶,解開褲襠的釦子,拉開拉鏈。

原本以為他只是脫下褲子,沒想到他連內褲一起往下一脫!

一根毫無毛髮的超長超粗大的膚色肉條,在他胯下晃著。

『好好好!我信了!!!』我用手擋住視線。『快穿上!!』
「是,飛飛。」他笑著穿回褲子,還要特別用手把陰莖塞回褲襠,挺著光亮的胸肌跟小宇確認。「大哥也要下個指令嗎?」
「你穿起來吧。」小宇在對面想了想,然後說:「不然以後你之後揹值星的時候,幫我們的哨排少一點,然後不要排槍哨?」

「好啊。」班長穿起衣服。「那有什麼問題。」

 

『然後勤務只能排爽差。』我追加著。

「本來就會啊。」這帥清新的帥班長回答。

「喔?這麼好喔?」小宇也跟著開心起來。

「我只有一個要求。」帥班長抿了抿嘴。

『什麼要求?』我問。

「你們那個的時候要找我。」他露出大男孩的微笑。

換我跟小宇抿起嘴。

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要把兩人的關係變得複雜。
「放心啦,我只是覺得跟你們的話應該很棒,做什麼都可以。」班長繼續補充。

 

「OK……OK……麻煩班長回去,讓我們想一想。」小宇講話突然變得客氣。

我知道他不太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

「好噢,等你們好消息喔——」班長說完,摸了摸我的腿,然後也走去摸了摸小宇的腿,就依依不捨地回到安官桌了。

 

「嚴格上來講,我們好像不太需要那個?」小宇指的是我們幾乎沒有在做愛的。

『是啊……』我想了想,還是想把話說開:『但是嚴格上來講,我們都不是很零號,只是喜歡對方爽而已。』

「是啦,等等。」小宇突然恍然大悟:「什麼什麼?你覺得他會當零號嗎?」

『笨笨,我是說如果他硬加進來的話,只能站那個位子。』

「東東,你是說認真的嗎?」小宇瞪大好看深邃的雙眼。

 

啊啊啊。

你才是在認真考慮嗎?
重點是你啊,你可以我就可以啊。
「你OK我就OK啊。」小宇苦笑,認真思索著什麼。

 

 

文:皮卡忠

圖:天菜與小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