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兵日記:番外特輯【2】威育洩慾

Screen Shot 2016-08-16 下午7.37.18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一大排雙層雙人床的寢室。

「那個班長怎麼搞的,長得這麼帥結果在那邊……我表姐長超正也不會這樣啊!」威育摸了摸胸口,好像在哀悼被弄濕的乳頭。

「你表姐是多正?」明翰學長。

「就是奶子超大,超白嫩,而且……幹,我不會講啦。」

「那你會想幹她嗎?」學長的聲音一出,所有人都看著他們。
「你說幹我表姐嗎?」

小宇在一旁聽不下去,起身用指關節叩叩兩聲,敲敲我上鋪的楊新床鋪名牌。

威育看懂了,立刻回答:「不行啦!我已經有固砲了。」

什麼啊,我們的可愛小男孩只是固砲嗎?

「幹,我只是問你會不會『想』而已。」明翰學長抖動白嫩的肥肉。「假如你回到房間,發現你表姐洗好澡躺在床上,你會幹她嗎?」

「不行吧……她是我表姊欸……」

「那你表姐全裸在你床上玩弄著粉紅乳頭,一邊張開大腿對著你摳自己的鮑鮑,還大聲淫叫,你會幹她嗎?」

「一定幹!」威育握緊黑黑的拳頭,全身發熱的扇著男人的風。「一定幹死她!」

「是不是!」明翰雙手一拍,一副找到知音的模樣。

是不是什麼啊,誰家的表姊會沒事跑到人家床上自慰的啦。

「而且我記得是堂姐才不行幹吧?」憂鬱弘趴在床上。

「我也記得好像其中一個比較有關係。」子龍跟著加入討論。「只是我忘記是堂姐還是表姊。」

「對吧?我也記得表姊可以幹,查一下查一下!」威育指著子龍。

只看到小宇瞪大雙眼看著威育。

「好咩!只是假如而已。」威育不好意思地抓抓頭。

「你看看你們異性戀。」我滑著手機。

「不行不行,這不算。」小宇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不過你會想跟表哥嗎?」

「不會啊,我表哥又不帥。」我雲淡風輕地。

「喔?意思是帥的話就可以嗎?」小宇的帥臉盯著我笑著,一股香香的味道。

「才不會,你幹嘛被他們影響啦!」我轉過身。

「真的不會嗎?」

當初為什麼我會這麼想跟小宇睡一起啊。

睡隔壁真的是愛情的墳墓欸。

 

中午吃飯大家吃的差不多,就自行離開去寢室耍廢,而我總是陪小宇飯做到最後收餐盤。誰叫我的男友吃飯全世界最慢。

我餘光看到楊新突然跨坐上威育的腿上,一邊喝湯一邊露出舒服的表情。

等一下,不會吧?

只看到威育開始抖腳,楊新坐在他大腿上上下下地震動。
「你不是要幹表姊嗎?」我故意問。

「那個是開玩笑的吼,還是我們楊新最好對不對?」威育抱著楊新。

「嗯啊——啊。」楊新語無倫次,滿臉通紅。

幹,還真的在做愛。

又利用迷彩褲後面的褲子破洞在做愛!!

 

看到翹唇班長站起身慢慢走來。
做愛的兩個停下來看著班長。
只看到班長面色凝重,碰地一腳踏在板凳上
死定,做愛被發現了嗎?

「你看!!非洲那些人!」翹唇班長指著遠方「他們吃樹根!吃樹皮!!」

我們被他的氣勢震懾,但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你們現在在這裡吃飯!多幸福!!」
「所以……?」威育小聲地問。
「所以?所以就要跟我一樣聰明,簽!下!去!啊!」班長用力拍桌,說完就走了。

小宇跟我互看,他的兩頰鼓起都是飯菜,我們眼睛一起上吊。
無法接受非洲人吃樹皮跟簽下去有什麼關聯。
這個班長說自己聰明,卻沒有發現別人正在做愛欸。
整個中山室,我跟小宇加上憂鬱弘,加上做愛的兩人剩下五個人。

「啊啊啊!」楊新終於按耐不住放下碗,低頭趴在桌子上。

只看到威育繼續上下抖腳抽插著男孩的後庭。

「你們一定要這麼變態嗎?」憂鬱弘皺著眉看著他們。

「呀……」小楊新抬起頭,努力地喝著湯,不過手因為籃球男上下抖動著大腿而顛簸著。

「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被看會特別硬,對不對?」威育戳戳楊新。

楊新趴在桌上,點點頭。

小宇吃著飯,跟我一起眼睜睜看著楊新被抽插著。

憂鬱弘則是看著電視新聞,不太想理他們。

整個中山室都是主播播報新聞,還有板凳嘎嘎的聲音。

 

這到底是什麼畫面。

有人在吃飯的時候做愛的嗎?完全沒有在管消化不良的問題嗎?
「收餐盤。」遠方突然傳來廣播的聲音,其他人要從寢室來洗碗了。

「噢幹……快射了。」威育繼續大力抖腳。

「啊啊啊……」男孩的聲音都在抖,斷斷續續說著話:「射……進來……」

「幹!」威育皺著濃眉全力抱緊男孩,呼吸越來越急促。

只看到楊新瞪大眼,嘴巴微微張開。

黝黑肌肉男腹肌不斷用力抽動著。

過了好久好,楊新才非常緩慢地起身,一手摸著屁股。

威育則是立刻將黑色肉棒收回褲襠裡,拉上拉鏈。

「要夾著噢,全部都要吸收。」威育叮嚀著。

「嗯……」楊新一邊摸著屁股,站起身收餐盤。

小宇的鐵筷鏗啷鏗啷掉到桌上。

其他小兵陸續回來收餐盤。而可愛的楊新走路緩慢地像企鵝一樣,拿著鍋子走到洗手台。

看來學長會找各種機會幹學弟,這是真的啊。

 

 

 

文:皮卡忠

圖:天菜與小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