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兵日記:番外特輯【1】秦天班長

Screen Shot 2016-08-16 下午7.37.18

 

—此文為限制級,未滿18歲的讀者請離開—

 

 

早上醒來,我們走到操場旁邊升旗。

我看著這個新來的班長,寬闊的背肌撐起軍裝,正氣凜然的臉傲視群雄。他的手臂上有個黃色底紅字的「值星班長」三個字。我看了一下,他的名字叫孫秦天。

他調整了一下挺立的帽子,對我們看了一眼。

幹,好帥,怎麼有班長這麼像宥勝?而且身高比我還高。雖然是上士,不過看起來笑嘻嘻的應該不會太硬。看來以後有福了啊阿啊啊!

我跟小宇和其他小兵面面相覷。

「哇賽,這個營區是怎樣。」這個男人搓了搓鼻子看看我們「是模特兒公司嗎?」

「哼。」小宇在旁邊對我笑了一眼。

「都到齊了嗎?」

 

「是。」排第二個的威育回答。早上的集合我們根本沒有照身高,而是先到就排前面。

「不好意思,他們說要進行一下服裝儀容檢查,今天早餐會有長官來,怕你們被罵。」

「真的假的?」

「服裝儀容檢查,倒數十秒,我會登記喔。」班長收起微笑。

我們全部人背向他,開始蹲下來拍鞋子的拍鞋子,弄腰帶的弄腰帶。

「停。」他一喊,我們所有人轉回去。

新班長笑嘻嘻地走到看到楊新。

「你,轉身。」

「耶?」可愛小楊新轉身背對他。

只看到秦天兩手拉開他的迷彩後空褲的空隙。

發現了啊!發現褲子後面的破開了啊啊啊!

「為什麼不換一件啊?」

「啊?啊啊!」楊新痛苦地咬著牙。

我低頭一看,才發現班長蹲下來,手已經從屁褲縫伸進男孩的胯下。

「回答咩。」

「沒……啊…沒有發現……啊。」

「靠,沒發現?」秦天班長瞪著單單的眼皮,收回光亮的手,手指之間確認著大量的黏液絲。「你這麼濕,記得放假去打掉。」

「嗯。」楊新。

太猛了,這個班長到底是怎麼發現那個藏在褲襠裡的破洞的。

他看了看排第二個的威育,臉色不太好看。

「不錯嘛。」他按了按威育挺胸緊繃迷彩衣的大胸肌。

「謝謝班長。」威育的臉很臭。

「脫掉吧。」

「蛤?」

「懷疑什麼啊~把上衣脫掉。」這個班長咬緊下顎,兩個電眼幾乎快把人殺死。

「班長……不好吧?」
不是服裝儀容檢查嗎?為什麼要脫掉啊!都已經說好要純抱睡了,還在那邊一直摸下面是什麼意思?抱雞雞睡嗎?

只看到威育無奈的脫掉上衣,把衣服摺成方形在前面,露出光亮黝黑的上半身。從側面可以看到他的腋毛從手臂肌肉間炸出。

「練這麼大?想勾引誰?」秦天班長笑抓一把他的胸肌。

「班長……」威育用手想擋,卻被班長一手撥開。

「我問你話。」他用濕濕的手指搓著威育的乳頭,上面都是男孩的不明液體。

「啊啊啊……班長……我。」

「你看,這樣有精神多了。」

「是……呼!呼……」威育喘著氣,散發著男人的肉味。豎立著兩邊乳頭。

有這種班長嗎?只CARE乳頭有沒有精神嗎?

班長極MAN有力的臉站到我面前,對著我笑笑。

我全身發麻。

「你毛滿多的嘛?」他摸摸我的下巴,看看我的手臂「鬍子刮的很累吧?」

「還…還好。」

他兩槓筆直的濃眉,瞪著我的雙眼,越來越近。

「你刷牙了嗎?」

「報告…刷了。」

「我聞噢?」這個剛正的小白臉班長,他的鼻頭就在我面前三公分。

幹,這是?

「嗯?」

我皺眉轉頭看了看小宇。

班長大手輕輕按我的臉頰,把我轉正。

他身上有股薯條的香味,乾淨的臉上沒有任何瑕疵。尖挺的鼻子暖暖的鼻息,小小的薄唇就接了上來。我瞪大眼睛,感受著班長的舌頭慢慢伸進來。

所有小兵倒抽一口氣。

他強而有力的手把我抱緊,我下意識的抵抗,卻更多是愣住的情緒。

在集合場上,所有小兵都在,我從來沒想過在這裡親任何人。

「喂喂喂幹什麼,不用這樣吧。」小宇的聲音。

一股力量強行把班長跟我拉開。

「你回去,還沒輪到你。」秦天笑瞪著小宇擋在他面前的手,再看看我。「你牙齒滿整齊的耶?」

「不行。」小宇瞪大著眼睛。「這是我的男人,請班長不要動。」

我捂著嘴,還在驚慌失措當中。

剛剛那樣就可以知道牙齒整不整齊?

「啊幹,互相搞Gay啦。」腳臭學長在旁邊偷講話。

「你誰?」帥班長瞄了一眼,突然皺眉。「很遠就能聞到你的腳臭欸。」

「……」

一陣風,從腳臭學長吹向班長,連我都聞到了。

「咳咳!幹好臭。」帥班長捏著鼻子,紅著眼睛泛淚光。「你回寢室換鞋子!快點!」

「可是班長,現在志願役沒有發新的鞋子。」腳臭學長。

「沒關係,你離開這裡就對了,去馬桶把自己沖掉也可以。」

「是……」學長敬禮,慢慢後退跑離開隊伍。

「真是的,興致都沒了。」帥班長咳嗽了幾聲。「你們看想要掃什麼地自己去掃,下去吧。兩個留下來。」他指著我跟小宇。

「謝謝班長……」所有人敬禮,威育拿起衣服開始穿起來。

帥班長叉著腰,等到小兵都遠遠去拿掃把之後,劈頭就問我:「你是他的男人?」

「呃……班長……因為我們…」

「叫我秦天就可以了。」他笑笑,擠出左邊的酒窩。

「我們新訓的時候就在一起了。」我牽起小宇的手。

小宇讚許的點點頭微笑。

「可是我喜歡上你了欸,黃……曉飛?」秦天班長銳利的眼神看著我的名牌,對小宇露出歉意的苦笑。

我跟小宇的笑容同時消失。

 

文:皮卡忠

圖:天菜與小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