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兵日記:【264】退伍說明會

Screen Shot 2016-08-16 下午7.37.18

我們四人幫吃完晚餐,從中山室出來看著外面的雷雨。色凱眼神如往常一樣拿走我的傘。小宇自信地舉起他的傘,表示不用我幫忙。

「不好意思,你的男人現在是我的。」江弘縮進了小宇的傘下,故意勾著他的手。

轟的一聲,一道閃電從空中照亮營區,照亮即將退伍的我們。色凱衝出去讓雨淋在身上,隨即丟掉雨傘,讓第二道閃電照亮他猙獰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在雨中雙手舉高,露出濕劉海跟誇張表情狂傲地面對打雷的天空。「退伍前的我根本是呼風喚雨啊哈哈!」

這個畫面實在是太神經病,會呼風喚雨是不會讓雨停嗎?
「你還是先學會帶傘吧。」我冷冷地撿起傘,色凱發完瘋追上來持續躲雨。

隔天,我們四人幫穿上便服離開營區參加退伍講習。

「好好講啊!」金項鍊班長經過我們。

「沒問題!」色凱學起了小宇的雄厚腔調。

到了指揮部,那些將近一年前的熟悉面孔,一個個出現在會議室,大家坐上黑色軟軟的靠椅,那種會讓連長一直洗頭的搖搖椅。

「嘿!」黑狗男深邃的臉孔出現,那大大的雙眼皮跟肉味依舊。

『好久不見啊!交女友了沒啊?』我問。

「沒有,單身第四年了啦,都沒人用。」他看看自己下體,我想起那個天然噴泉。

黑狗男戴眼鏡的同梯,故意把拳頭放在他的椅子上,只看到黑狗男往下一坐。

「啊——」他濃眉一皺,發出一聲低沈歎氣,像是剛喝完一大口汽水。

這什麼?我從沒看過這種瞬間變爽的表情。

「幹!」他立刻回過神來彈起身。「我就說我不是零了!」

「是嗎?那你跟阿城那次是?」

「那次是意外,拿走!」黑狗男把同梯的手用力從椅子上撥開。

「是意外嗎?」同梯繼續說。

「閉嘴!」黑狗男捂著他同梯的嘴,轉頭跟我說:「不好意思不要聽他亂說話。」

『喔…好。』我點點頭,內心正進行著核融合反應。

什麼意外?話說清楚啊!

班長你看他們!

「喔?看來當初你的眼光沒錯喔?」小宇偷偷看著旁邊的黑狗男。「還好你當初沒被他搶走?」

『搶走什麼啦。』我小聲地說。

「還有你寧願跟他睡,也不肯跟我睡啊。」小宇笑著搖搖頭。

『我是因為怕自己會……』

「好吧,我也是。」小宇知道我要說什麼。

一顆炮的男人走進來,全員起立。

「有沒有什麼問題?」處長一個個問著小兵。小兵一個一個被問,都否認有任何問題,等到場子慢慢熱了,才開始抱怨這十個月的一切。

「我覺得我們單位需要修跑步機,因為上次我跟學弟跑一跑,突然就跑出一

個凹洞。」一個胖胖小兵。

「這件事情我們詢問過廠商。」處長雙手扶著額頭,若有所思的樣子:「因為那個跑步機廠商原本是賣給家庭式的,我們太多人使用導致一直壞掉所以廠商很不願意修……啊對了。」處長眯著眼看著他們。「原來就是你們跑壞的啊?

啊啊啊啊都要退伍了幹嘛講啊,長官要用跑步機自然就會修理了嘛。找到兇手了。

「嗯?你有問題嗎?」處長繼續。

「處長,我的問題是…」那個同梯清了清喉嚨「我們長官說的話做不到。」

一陣騷動,有人對他比大拇指。

「你是說什麼事情?」處長小心地問著。
「任何事,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承諾,都做不到!」那個頭髮長長的同梯雙眼哀傷。

「這樣子啊……」處長看了看旁邊的記錄,一臉尷尬。

我很好奇記錄會把這些話會美化成怎樣。不過重點是,如果長官說的話做不到,那其實是代表一切正常喔!就像龜頭附近有一圈白色圓點一樣,完全正常喔。

「黃簡捷,你呢?」
『我的問題比較…沒有』
「真的?」
『對,沒有問題。』

對,我們懷著熱情闖蕩世界,然後被消磨殆盡,問題多到講都懶得講了。

「黃曉飛?有問題嗎?」處長一喊

我舉手。想起了當時無法轉診、掃油水分離槽、信被翻閱各種大小事。

『呃……』我看了看小宇,小宇點點頭,於是我開始繼續說。『我覺得營區的性別平等意識可以再好一點。』

「喔?什麼意思?你們有女兵被騷擾嗎?」

我吞了口口水,突然懶得講了,女兵在騷擾人啊。

『就,沒有,只是覺得可以更尊重各種人。』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不知道什麼就不要亂說。」處長眯起眼看著我。「還有什麼問題?」

『呃沒有。』

「好。」長官低頭看了一下名單:「莊博宇?」

『有。』小宇舉手。

「有沒有什麼問題?」

『我覺得不應該有人因為性傾向跟別人不同,就受到差別待遇。』小宇居然直說。

所有人愣住,看著直直望著處長的小宇。

 

 

 

 

文:皮卡忠

圖:天菜與小餿水